我院与安大社科联联合举办磬苑学术对话第一讲

发布者:许凡发布时间:2020-06-25浏览次数:10

在我国《反垄断法》实施十余年和我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实现了“三合一”的时间节点上,反垄断法的修订完善已经势在必行。在此背景下,2020624日下午,我院和安徽大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通过腾讯会议共同主办了以“我国反垄断法的修改”为主题的磬苑学术对话。本次学术对话,由安徽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毕金平教授主持,对话嘉宾分别为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王先林、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焦海涛以及安徽大学法学院教授李胜利和丁国峰。学院九十七名师生参与了此次学术对话。

学术活动第一阶段,由王先林教授围绕反垄断法的实施和完善作主题演讲。王先林教授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论述。一是我国反垄断法的出台和制度框架。王教授指出竞争法通过对市场竞争行为的调节,达到趋利避害的效果。我国反垄断法的基本制度框架,包括实体制度和实施制度。反垄断法的实体制度一般是由禁止垄断协议制度、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制度和控制经营者集中制度这三个最基本的方面组成(“三大支柱”)。少数国家还有一些特别的制度,如日本反垄断法中的垄断状态规制制度,我国的禁止滥用行政权力限制竞争制度(行政性垄断制度)。反垄断法的实施制度主要包括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设置及其职责权限的制度、反垄断执法程序制度和反垄断法律责任制度,在不少国家还包括反垄断法的域外适用制度。二是我国反垄断法的实施。我国反垄断法的公共实施在2018年前,根据2008年国务院有关机构的“三定”方案,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分别负责相关的反垄断工作。2018年后,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整合相关部门和机构的职能职责,重新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我国反垄断法的私人实施近年来也不断取得新的进展。从反垄断法实施以来至2019年底,全国法院共受理垄断民事一审案件大约有1000件。对于我国反垄断法的实施效果,王先林教授认为我们要理性的、历史的和全面的看待。三是我国反垄断法的修订完善。我国反垄断法实施12年来取得了重要的成就,但也面临着种种问题和挑战。有些是具体实施中的问题,有的则属于立法本身的问题。因此,我国反垄断法需要修订完善。从宏观方面来说,我国反垄断法的修订主要涉及竞争政策、法律实践和数字经济三个维度。

(对话嘉宾王先林教授)

第二阶段,由焦海涛教授围绕反垄断法的修订方向进行补充发言。焦海涛教授指出我国反垄断法的修改主要借鉴和参考欧盟竞争法。同时认为我国反垄断法修改的动因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立法层面弥补制度不足。我国反垄断法存在诸多立法漏洞,如垄断的类型问题,行政性垄断是否属于“垄断行为”?垄断协议如何定义?垄断协议的豁免要件是否全面?经营者集中的含义是什么?行政性垄断的表现形式地方保护主义,经营者集中、行政性垄断的法律责任、个人责任等法律责任也有待完善。二是执法层面解决现实问题。我国反垄断法实践中暴露的现实问题。如经营者集中的申报标准、审查程序,经营者集中调查制度,与数字经济有关的问题,实施制度中的执法资源、调查权、行政性垄断的调查和赔偿等问题都有待解决。三是理论层面吸纳学术成果。如确立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引入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四是协调层面衔接其他法规。如反垄断法与国家安全法中的国家安全审查如何衔接?与个人信息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如何衔接?与刑法的刑事责任衔接问题等。

(对话嘉宾焦海涛教授)

第三阶段,由李胜利教授对反垄断法修改中的具体问题进行展开评述。李胜利教授结合王先林教授和焦海涛教授的已有发言,就反垄断法中的一些具体问题延伸讨论。如反垄断法中的三种垄断行为之间的界限问题,从理论和实践方面如何认定。关于竞争中性、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问题。此外,数字经济对反垄断法提出的新挑战问题。李胜利教授强调反垄断法的推进要有一定弹性。

(对话嘉宾李胜利教授)

第四阶段,由丁国峰教授分享对我国反垄断法修改的心得体会。丁国峰教授结合反垄断法领域的学者研究成果,讨论了专利权的反垄断法规制、反垄断法与知识产权交叉问题研究以及数字经济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如何认定等问题。丁国峰教授提出反垄断法中的竞争执法要考虑谦抑性原则。

(对话嘉宾丁国峰教授)

学术活动尾声,毕金平副院长对各位对话嘉宾的精彩发言表示衷心的感谢。本次学术对话的发言内容非常丰富,涵盖全面,为全体与会师生带来了一场非常享受的饕餮学术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