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彪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05-18浏览次数:16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安徽大学法学院徐彪教授专访

徐彪,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学(工业经济学)博士后,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执业律师,先后参与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主持完成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及企业横向委托咨询项目多项,以第一作者或独著身份在《法学研究》、《中国工业经济》、《环球法律评论》、《法学家》、《法制与社会发展》等法学、经济学权威学术刊物发表论文二十余篇,其中多篇被《中国人民大学书报复印资料》等全文转载或论点摘编,独著与参著专著多部等,研究重心为比较法学、法学与经济学结合领域等。

  

在求知的道路上,从本科阶段的历史专业到硕士、博士阶段的法学专业,再到博士后阶段的产业经济学,他寻寻觅觅,求求索索,践行着不懈的原则;在教育的道路上,他兢兢业业,悉心讲课,参编本科生、研究生教材五部,为后来者铺平道路;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宁静致远,平和应对,成就了属于自己的“风华”。腹有诗书气自华,宁静在心与人香,徐彪教授言传身教,照亮法学院莘莘学子矢志求索之路。

  

()漫漫求学路,默默求吾心

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与漫漫求学路随之相伴的便是一次次的思考,求索和探究。面对求学之路,面对着人生之路,徐彪教授渐渐在思考,什么是成人?什么是成才?人何以为人?才何以称才?

  

徐彪教授认为:人并非简单的一撇一捺,也并非丛林鸟兽。“人”不仅需要有着健全的体魄,还应具备一些基本素养:对人格的尊重、对以人格为基础的生命的尊重、对以人格为基础的生命过程的权利与机会的平等的尊重。这些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生活中待人接物的礼貌和修养、对社会生活中弱势群体的同情和关爱。“才”并不仅仅体现在学位上,更为关键的则在于“钻别人所不钻、精别人所不精”,即具有与众不同的特长。

  

徐彪教授接受采访

(二)公与平者,法之基址

法制现代,精神追求极为重要,对于法律工作者,更是如此。当论及法学的核心是什么时,徐彪教授给出了两个字——公平。他认为,自古至今,对于法学,最精华之处莫过于这两个字。

  

“法”的古体字有“去”这个部分,目前学界普遍赞同东汉许慎的说法,表明神兽用角触理曲者。但教授提出,“去”象形字的引申义即为公平,则“去”也是“公平”。万物万类,均有此意。比如,人的眉毛、眼睛、鼻子对称分布于脸的中轴线两侧;再比如,“公”、“平”、“正”的象形字。汉字本身反映出造字者的追求,亦是社会生活中每个人最本质的追求和最由衷的心声。政权变革中的陈胜吴广起义、宋江起义,均是以“平等”为口号;传说中的“杀富济贫”、“除暴安良”本质上追求的也是一种公平。公与平者,法之基址!

  

(三)研理究涵,吸故求新

研究,致知。在探索思考之路上,徐彪教授在《法学研究》、《法学家》、《环球法律评论》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近20篇。论文,论之有理,方为佳作。作为前行者,徐彪教授送给广大学子发表论文的要点:创新。三点为重:选题新、材料新、观点新。

  

选题新。所谓选题新,就是指在某个领域的某一件事上,学会用不同角度去观察,理解和分析,做到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地步,然后挖掘出新的内容,紧接着有针对性就当时的社会状况,去强调某一方面,这可以称之为创新

  

材料新。面对材料新,需要有一个广博的视野,紧跟时代潮流,关注时事热点。勤摘录,善思考,参考旧物,研理究涵,学会类比不同新兴事物的共性,有总结的运用到自己的论文去,这就可以称之为材料新

  

观点新。一个选题,包含着千千万万的观点。这些观点,或旧或新。怎样在大海中拾起一片有价值的贝壳,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点。在提出自己的观点时,就不免需要考虑它的实际的社会价值,当实际的社会价值存在时,它必定是之前尚未出现的,这时候,就做到了观点新

  

路漫漫其修远兮,虚怀若谷,孜孜不倦,上下求索必有得。